我与社会的关系

in 生活琐碎 with 0 comment

“业有三报,一现报,现作善恶之报,现受苦乐之报;二生报,或前生作业今生报,或今生作业来生报;三速报,眼前作业,目下受报。” -《涅槃经》

人们普遍以为世间万物是具备自然随机性,人们的命运在某些范畴是不可把控的,但事实上在倒叙之后似乎又存在一定的必然性,可能仅仅是因为一个点而撬动了人生,这就是人生的蝴蝶效应,今天的我之所以是这样,必然能追溯到一些前因,《太上感应篇》也讲道: “祸福无门,唯人所召” 也论证了这一观点,既人生是因果的集合,当然这并非这次主题,这次主题是我与专业、企业、社会的关系。

要探寻其间的关系,就得先了解它们到底是什么?私以为我在自然中是一个独立的个体,通过与外界(其他个体)的互动产生了感受、认知、行为,其实这里就已经阐述了四者的关系,既然我是通过与外界的互动来产生感受、认知、行为,说明外界对我的形成是有影响的,而这些影响便是因,由这些影响织造了我. 同时互动是相互的,我对外界也会产生影响,但是我并不是这些影响来源的全部,只能说我参与了对外界(其他个体)的织造。

社会则是由每一个“我”所组成的,既从每一个“我”的互动中衍生了社会这个产物,社会其实并不存在,它不过是一个用来描述这些互动集合的名词,当这些互动被切断时,社会就没有实际意义了。企业则是基于互动中的另一个产物,由个体的需求产生合作这种更为强烈的互动时,我们将其描述为企业,它也是从互动中来到互动中去的,比如原始人类及动物的群居行为其实也可以看作是一种企业,以满足个体需求为目的的一种合作行为所产生的稳定结构。行业我视之为企业的集合,描述由合作产生的稳定结构之间的互动,而专业是建立在合作之下对于功能的细分,既“分工”,当人们意识到在对于功能的细分可以提高合作的效率,能够更快更好去满足需求时,产生了分工。所以可以说世界是互动的海洋,互动是万物的本质。

我的出世是由父母的互动所构建出来一个稳定的结构,我们称之为家庭,当我来到这个世界,我改变了这个结构,也改变了父母的互动,这就是我对外界的影响,而初来乍到对于自身的意识及这个世界的认知并不强烈,我开始在家庭这个结构中的其他个体的互动过程中去产生最初的认知和意识,所谓“人之初,性本善。性相近,习相远。”其实描述的就是这个过程,人来到这个世界本性都是一样的,但是因为与外界互动的模式的不同,最终形成了性格的差异。事实上我对世界产生的影响远远不止这些,我吃的用的穿的背后必然会由一家满足相应需求的企业,而这些企业是由千千万万的人构成,也就是说我从来到这个世界的时刻,就已经进入了互动的海洋,甚至在出世之前就已经加入了。

随着成长我开始与社会产生更多的互动,这些互动慢慢的塑造我,长大后的我加入了一家企业,事实上并不是我加入了这家企业,而是我的某种能力加入了企业的互动,成为了企业分工的一个节点,这里的能力就是我的专业能力,当然不止这些,我的其他一些能力也在影响我专业能力的发挥,当我的专业能力在企业这个结构中通过与其他专业能力的互动最终转化为企业的产品(企业专业能力的呈现),并且开始对行业乃至社会贡献出价值(满足其他个体的需求),而我从中也能积累经验值,这些经验值则来自企业结构中的其他个体、行业甚至社会,它们将参与织造未来的我.

在企业、专业、社会几种结构中流转的其实是个体的经验值(专业能力其实也是经验值),这些经验值由人们从互动中相互交换而来,最终呈现为产品,而企业,专业、社会其实是人们对于人与人之间的互动行为所画的较为清晰的边界,为了给这种特定场景下的互动一个更为形象的描述。回归本质不过是个体与个体之间的交流而已。

Responses